当前位置:主页 > 分享足迹 >

追随偶像的足迹

  瑞典导演英格玛·伯格曼曾直言:“毫不隐晦,都觉得我的《处女泉》非常怪异,没错,那是我对黑泽明一次糟糕的模仿。”

  每一次好莱坞著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新片上映,都会将一个问题提上日程:“诺兰是否是下一个库布里克?”这次《星际穿越》也不例外。而诺兰也毫不掩饰自己对斯坦利·库布里克的崇拜,他非常喜欢库布里克镜头的纯粹性,以及镜头中影像的力量感。当然,斯坦利·库布里克绝对是影史中殿堂级的导演,除了诺兰,崇拜库布里克的导演差不多有一个“加强排”,但诺兰似乎是最可能成为他的那个人。

  维姆·文德斯将“影迷”做到了极致,从卓别林到安东尼奥尼,从黑泽明到布列松,但着墨最多的还是曾给予他很大影响的小津安二郎,并用自己的方式崇拜着小津。和维姆·文德斯的崇拜方式相似;贾樟柯对侯孝贤的崇拜人尽皆知,他笔下的《侯导,孝贤》风趣、幽默,记录了和偶像相知相识的点点滴滴。而贾木许、阿巴斯也很崇拜侯孝贤,日本导演是枝裕和还拍过关于侯孝贤的纪录片,他说对方像父亲一般的存在。

  黑泽明的《罗生门》,让日本电影走向国际,而《七武士》则影响了整整一代好莱坞导演——斯皮尔伯格、科波拉、马丁·斯科塞斯、乔治·卢卡斯,这种影响从1970年代延续至今,当上世纪末日本导演集体陷入低谷时,黑泽明的“余温”则还在,那也是第一次东方电影和西方电影的完美对话。

  其实,每个著名导演都有自己崇拜的偶像,出道之时其实都是在模仿和致敬前辈作品,才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本专题试图分析名导和自己所崇拜偶像之间导演风格的联系与不同以及回忆大师之间有趣的交往故事。

  最爱雅克·塔蒂/Jacques Tati导演,他崇拜谁呢?谁崇拜他?请教编辑阁下,谢谢。